Menu

从小喜欢跟着父亲学做乐器,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08

朝鲜族乐器在京举办乐器展出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08

各种不同的民族都有自己的乐器,同样每个民族的乐器都充满魅力。

近日,延吉市民族乐器研究所的国家级、省级、州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一行于2月3日至15日代表我省赴京参加“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成果大展”。
此次大展展示内容以文化部命名的第一批41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为主,同时从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中,选取在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方面取得显著成效的210余个单位参展。
近年来,延吉市民族乐器研究所大力发展和扩大朝鲜族乐器生产规模,民族乐器品种由过去的20多种增加到了目前的30多种。此次赴京参展,该所共带去12弦伽倻琴、23弦伽倻琴、奚琴、长鼓、洞箫等10种朝鲜族民族乐器参展。

—-来自搜狐网

朝鲜族乐器制作家的心酸历程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1.12.28

奚琴、长鼓、洞箫、牙筝、短箫等都是朝鲜族音乐演奏中经常使用的民族乐器,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首府延吉市,每到节庆活动,都可以看到朝鲜族同胞带着这些乐器载歌载舞的场面。几十人、上百人在一起边唱边跳,规模宏大而热闹。为了使更多的人了解朝鲜族乐器,金季凤经常带着他的这些“宝贝”去各地参加展览。作为朝鲜族乐器制作技艺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金季凤对这项技艺的传承并不悲观,他说自己所在的延吉市乐器厂是国家定点生产民族用品的单位,能独立制作乐器的人不在少数。虽然年轻人不是很多,但至少有人在学。

1937年,金季凤出生在延吉二道河东的一个小村庄。家里是医药世家,爷爷开着一个小诊所,父亲不但会看病,还是一个木匠。一家人走南闯北寻药治病,私下却都很喜欢唱唱跳跳。那时候中国乐器很贵,一般人家是买不起的,父亲就常常亲手给孩子们做。金季凤是家中老三,从小喜欢跟着父亲学做乐器,但由于全家主业是中医,如果有人喜欢学别的就属于“不务正业”,金季凤对乐器的喜爱就被当做典型的不务正业。一次进山采药,父亲看着满山遍野的各类药材,边走边告诉他说:“这是刺五加……”他却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了“这是‘发’”;父亲又指着一种植物说:“这是白芷……”他又在自己的本子上记上了“这是‘西’”。回来后,父亲看到了他的小本,发现他“心往别处使”,气得要打他,他却准确地说出了各类药材的名称和作用。不过,他同时也记住了长白山里什么木材做什么乐器最合适。原来每次跟随父亲进山采药,金季凤都准备两个本子:一个是父亲让带的,专用于采集药用植物;另一个是他自己偷偷准备的,专门收集树枝、木片,记录什么样的木头可做什么样的乐器。父亲真是拿他没办法,母亲却站在了他这边,劝父亲说:“你学了一辈子中医还是个穷,儿子愿意干啥,你就让他干啥得了。”有了母亲的支持,金季凤开始学着自己做起了乐器。哥哥金京洙从小就喜爱小提琴,可是没钱买。他靠给人家打工挣钱买了一把,不让任何人碰,但后来家里有人生了病,大哥只好忍痛将小提琴卖掉。看到这些,金季凤就自己琢磨着给大哥做了一把,尽管样子不好看,但音色却很好,哥哥至今还留着这把琴。

金季凤做的乐器多种多样,挂满了他家的屋墙,村里的乡亲和同学常常来要。他们不嫌这些乐器做得粗糙,你拿一把他拿一把。就这样,他会做乐器的名声在村子里传开了。

初中毕业后,他要到县民族高中去读书,临走那天对父亲说:“把那面小毛鼓送我吧。”原来父亲曾经亲手做过一面小鼓。由于当时不会熟皮子,父亲把那小牛皮带着毛就蒙在了小鼓上。由于深知儿子的心意,父亲对他说:“季凤,你要干啥就干吧!阿巴吉支持你!各民族都应该有自己的乐器制作师。”就这样,他抱着那面带毛的小鼓离开了家。后来,金季凤进入延边汉族专科学校读书,毕业后分配到延吉县农业学校当教师,可是他的心里还是惦记着乐器。

教书教了大半年,他向学校领导提出辞职,去了延吉乐器厂,这个1953年成立的厂子当时只有3个人,制作的也都是日本或西洋的乐器,金季凤则带领工人开始了民族乐器开发的漫漫路途。他每天天不亮就到班上干活,从乐器的设计到制作都费心思琢磨,甚至连做梦都在想如何改进和制作乐器。在他的努力下,他们制作出的乐器更符合朝鲜族音乐演奏的需要了。比如12弦的伽琴,每一根弦下有一个用枣木做的琴码,看起来像大雁的脚趾,所以被称为“雁足”。以前伽琴的第一个和第十二个“雁足”都是靠边的,而朝鲜族许多民歌中,往往有一组高音要突然“跳”出来,这种靠边的琴码就弹不出这些高音。金季凤对伽琴进行了改革,不让“雁足”靠边,并且加了一根弦。古代的伽琴使用五音法,五音法中,没有“4”和“7”,加上一根弦,就可以弹出“4”和“7”了。一些专家认为伽琴的音量还不够丰富,于是金季凤又创造出21弦伽琴,后来又发展成25弦。

近60年的民族乐器生产制作生涯,金季凤感受颇多。他说,做乐器,要“歌”在心中,“声”在手上,“情”在工具上。人做的是乐器,乐器是凝固的“歌”。人在做时,就已“看”到了它的未来:它会是什么样子?它会发出什么声音?做乐器的人要爱每一件做好的乐器,也要爱每一件做坏的乐器。有一次,他们做坏了一批“奚琴”,徒弟把这些奚琴扔进了垃圾箱里,被垃圾车运走了,金季凤硬是把它们追了回来。在他的眼里,坏的琴也有用,可以作为借鉴,是下一次成功的基础。

金季凤几十年的心血所培育的乐器厂,如今已是国内重要的朝鲜族乐器生产基地,每年可以生产几十类多种规格的朝鲜族乐器,跟随过他的徒弟也多达100多人。虽然现在已经退休,但金季凤仍在延吉民族乐器研究所从事乐器制作指导工作。金季凤说,几十年来,自己没有做过一件真正满意的乐器,他有着更高的追求和目标。现在,他和研究所的同事们决心要把小锣和大锣的制作技艺抢救挖掘出来。小锣、大锣属于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朝鲜族农乐舞”中必备的乐器,现在全靠进口。年逾古稀的金季凤正在不断尝试,决心一定要把这门手艺找回来。

—-来自中国民族宗教网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