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新葡萄京手机版:当时他想成为一名音乐演奏者,GLOW成员张振宇很得意



看不见但是我听的见 用心感受乐器的魅力

中国乐器行业网 2012.02.08

下个月底,GLOW音乐教室(参见本报2011年12月5日报道:《想做扇动翅膀的蝴蝶》)的第一期学生就要毕业了。GLOW成员张振宇很得意:“现在已经有两三个学员开始靠着学来的手艺吃饭了。”张振宇知道,20个学员里出现了两三个同行,在盲人培训中实属不容易。张振宇有个愿望,学成的学员可以偶尔回到GLOW做志愿者,“如果学员之间能形成一个爱心接力就更好了”。
通过中国乐器演奏令大家开心。

“想做扇动翅膀的蝴蝶”是当时采访时为GLOW起的新闻标题,采访至今已有两个多月,GLOW的翅膀已经有了雏形。GLOW音乐教室原本只是张振宇等5个人的个人行为,如今已开进了闵行的一处公益组织孵化园。最近,GLOW的成员正忙着注册成为一个真正的NGO,用张振宇的话说:“把爱好变事业是今年要做的最重要的事。”

孵化园提供的社会资源与培训,让GLOW对未来有了更大胆的设想,“‘教室’要继续做,第二期学员的报名已经启动了,人比第一期还要多”,张振宇说,“教室”教的会更多,除了钢琴调律,还要教乐器演奏。这样的课程调整是基于GLOW看准的一个机遇,“国家现在在

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社区街道肯定需要很多项目,我们希望可以跟社区多接洽,把我们GLOW的舞台铺开。培训出来的新学员可以加入我们乐队,一起为盲人朋友多做点事。”

在GLOW的记事本里还有一桩重要事情:今年是几位成员的母校——上海盲童学校的百年校庆,张振宇说,校庆时,他们将带着音乐和GLOW倡导的积极生活态度重返校园,会一会他们的学弟、学妹。

—-来自文汇报

中新社拉萨7月8日电 题:西藏首支盲人乐团的快乐成长之路

作者 江飞波 曾嘉

拉萨市江苏大道东郊老安居院52栋是一座特殊的藏式院落,里面生活着9位盲人,其中6人组成了西藏迄今为止的首支盲人乐团。近日,中新社记者走进这栋特殊的院落,探访这个附近民众口中“音乐盒”般悦耳动听的小院。

新葡萄京手机版 1擅长笛子演奏的乐团成员扎西平措在练习吹奏。
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摄

在中国,盲人群体有相当一部分人从事按摩行业。2008年,当时还在拉萨盲童学校读书的达琼不满足于此,他想另谋职业。“我喜欢吹笛子,喜欢手指在笛孔间跳跃的感觉,喜欢它发出的美妙音色。”达琼说,当时他想成为一名音乐演奏者。

2014年春天,达琼认识了60岁的其米多吉,他是一位已退休的小学音乐老师。

其米多吉精通扬琴,笛子、二胡、六弦琴等中国传统乐器也都会演奏。7月3日,其米多吉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说,他也是第一次教盲人学习音乐。

“乐团最早的几人中,达琼有笛子演奏经验,我就让他加强气息练习。晋巴不是全盲,所以让他进行扬琴演奏。”其米多吉说,当时次仁曲珍想学小提琴,但经过观察,其手腕不适合,于是改为二胡。此外,晋美多吉和次仁央宗分别学习六弦琴和京胡。

新葡萄京手机版 2乐团演出时其米多吉老师现场客串演出。
中新社记者 江飞波 摄

2014年,其米多吉还出资一万余元人民币为每位学员购置了乐器,送给他们当作音乐之路上的第一份礼物。当年7月,乐团进行了首场演出。2015年,达琼为乐团进行注册,起名为“咔哒嘎布”,藏语意为“洁白的哈达”。

“我每天练习3个小时以上的笛子,并不觉得辛苦。”擅长笛子演奏的扎西平措说。

演练现场,晋美多吉即兴弹着吉他,大家听到后随手拿起身边的乐器进行伴奏,屋子里瞬间响起欢快的音乐。

“演出时,我们看不到观众的表情,但可以听到他们的掌声,他们欢呼时,我们就像明星一样。”晋美多吉说。

次仁曲珍的偶像是中国流行音乐歌手汪峰和许巍,她说,她并没有放弃“小提琴梦”,“等时机成熟,我会买把小提琴,我想听一听,自己演奏小提琴曲是怎样的。”

演奏京胡的次仁央宗说,乐器训练日复一日,之前她也感到过枯燥,甚至想过放弃。但她认为音乐带来的快乐无与伦比,所以会一直坚持下去。

“他们都非常刻苦,且听觉强于普通人,对节拍的掌握也非常敏锐。”其米多吉说,他也是被这一群人的毅力所感动。

如今,乐团6人每天傍晚会乘车前往两公里外的拉萨八廓美食街一藏家餐厅进行演出。晚7时整,演奏笛子的扎西平措、拉二胡的次仁曲珍、打手鼓的达琼、击打扬琴的晋巴,以及弹奏六弦琴的晋美多吉、演奏京胡的次仁央宗依次登上舞台,开始一个半小时的演奏。

动人的音乐响起,或婉转悠扬,或欢快奔放。餐厅内,观众的掌声和欢呼也络绎不绝。

乐团负责人达琼说,乐团成员的收入比从事按摩要高一些,更重要的是,他们所有人都从音乐中获得了快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