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正规学艺,周仲博在承担访问张迅摄



“我就是迷恋这一行” ——记京剧(唐派艺术)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周仲博

时间:2012年10月12日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王学思

图片 1

周仲博在接受采访张迅摄

图片 2

周仲博在京剧《连环套》中饰演的黄天霸

  拨通周仲博老人的电话,话筒里传来的声音甚为清亮,叫人很难相信电话那头竟是一位米寿老人。周老欣然接受了在“十一”长假期间采访他的要求,记者随后在辽宁省沈阳市非遗保护中心工作人员的陪同下,采访了这位京剧名家。

  为我们开门的正是周老,他中等身材,鹤发童颜,笑眯眯地邀请我们进屋。

  与京剧艺术的命定之缘

  周仲博出生在梨园世家,父亲周凯亭本是天津小站武备学堂的学生,后被选进了“永胜和”科班坐科。“永胜和”与其他的京剧科班不同,属于半官半私性质,当时在其他科班学习特别苦,而由于“永胜和”经常能得到官方的资助,不但班里的学生在生活上要宽裕得多,而且聘请的老师也都是当时的名角,周凯亭也在6年中练就了一身本领。其间,该科班迁移到了辽宁旅顺,1894年日军进占旅顺,“永胜和”被迫解散,科班里的大多数人流落到上海、天津和沈阳一带。周凯亭则和一班师兄弟留在东北一带闯荡,后来在奉天会仙楼(现沈阳的中街大舞台)一唱成名,因为长相俊美,人称“赛罗成”。周凯亭还带了一帮学生,成立了“周家班”。

  “我自己家里就是开戏班的,生下来就注定要学戏。”周仲博语气里没有半点儿怨言,更多的是一种满足和感恩。“我从小就特别喜欢听戏、看戏,看着父亲和哥哥们表演,我心里就痒痒。6岁时我第一次上台,当时演《西游记》里的小石猴,大人给我画个猴脸,穿个小红毛衣,我就躲在背景里,等假山一暴,我‘噌’一下就蹦出来,在当时可叫座了!”回忆起这一幕,周老不禁笑起来,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神情。

  “9岁时我就可以演正戏了(担任主角),我还记得当时唱的是《空城计》,别看我小,但不怯场,就有一次闹了个笑话。我在台上唱道‘旌旗招展空泛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台下一阵叫好,我心里得意得不行。不想一会儿我又唱回来了,‘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我心里一惊,但台下观众看我小,又是一阵叫好。我也没紧张,接着唱,不想一会儿又唱回到这句。这时,在旁边打鼓的大哥哥看不下去了,喊道:‘你别唱了,都唱三遍了!’台下观众就笑倒一片,有一个还喊道:‘这小孩唱得绕不出去了。’”

  学戏从不用人逼

  由于周仲博的父亲是武生出身,几位哥哥也都是练武生。父亲深知练武不易,又因对周仲博格外宠爱,加之他儿时嗓子极好,于是决定让他学文戏。

  上世纪20年代末,受电影和话剧的影响,东北京剧界出现了一股演改良戏的潮流,不但借用了话剧和电影中的一些表现手段,而且在服装道具等方面也有所改良,比如把老生的髯口变短、把靴底变薄。周凯亭觉得改良虽然有好的一面,但是学功夫不能走捷径,在周仲博8岁时花重金从北京为他请来“富连成”的张盛禄一对一地授课,主攻文武老生。

  “当时跟张老师学一天,父亲要给两块大洋,一块大洋在当时可以买16斤大米。回想起来我特别感激父亲当时能为我请这样的老师,领我走上正确的艺术道路。”周仲博说,“当然我学戏也不含糊,哥哥们学戏都是被打出来的,我从来没挨过打,不用人逼,我就是迷恋这一行。”

  周仲博一天都不愿离开舞台,早晨起来先练功,吃过早饭就上场演戏,当时戏班一天表演两场,晚场的门票一块,白天的门票五毛,名角白天都不演,而周仲博觉得这是绝好的锻炼机会,于是他就白天唱。“一场戏唱下来要两三个小时,但我从来不觉得累,一唱戏我心里就可美了。”周老笑了笑接着说,“我每次唱戏,唱好了睡不着觉,特别高兴啊;唱不好也睡不着,就琢磨为啥唱得不好,必须把问题找出来。”

  “唐派”艺术的活字典

  交谈中,周老还拿出了珍藏多年的老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周老和唐韵笙的合影。唐韵笙是我国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京剧唐派艺术的创始人,能编、能导、善演、善教,并享有“南麒(周信芳)、北马(马连良)、关外唐”的美誉。周老指着照片说:“当时他50多岁,我30多岁,但我们是同辈,他的师傅和我父亲都是当年在‘永胜和’坐科的。我14岁就开始和唐韵笙配戏,当时他是名角,我们都是唱文武老生,一出戏经常是他演后半场,我演前半场,有时他懒了就干脆让我全演了,长期的合作让我们的交情也越来越深,算是忘年交吧。”

  2006年,京剧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唐韵笙于1971年去世,其亲传弟子较少,周仲博是目前唯一健在且熟知唐派艺术的老演员,2008年周仲博被命名为京剧(唐派艺术)的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

  唐派艺术是京剧在发展过程中,在东北形成的唯一一个能代表和全面体现关东京剧风格的艺术流派,其代表剧目多以《东周列国志》、《史记》及《三国演义》为题材,表现的人物多是不惧生死的爱国将领和身居高位的历史名人,所以唐派艺术在唱念做打上都呈现出一种凝重、浑厚和大气的艺术气质。“唐派艺术与其他流派有很大的不同,首先就是注重将内心体验与外在表现相结合,演活一个角色。其次,它会把许多表演手段融于一剧之中,融于一个人物之中,文武兼备、唱作俱重,有些流派的戏观众可以闭着眼睛听,而唐派戏就一定要边看边听。另外,唐派艺术要求演员不仅文武全能,还要各个行当全能,博采众长,融会贯通。”一说起“唐派”,周老就滔滔不绝。

  退休后,周老也不闲着,由他口述、夫人记录,共同整理了《血战金沙滩》、《两狼山》等8出经典老戏,为东北京剧艺术的百花园留下了宝贵的财富。平日里来周老家学戏的人也是络绎不绝,周老总是细心指导,从来不计报酬。周老说:“我要把自己会的戏传下去,不然我觉得对不起唐韵笙,对不起自己这一辈子,你别看我这么大年纪了,身体还好,我爱教。”

  上午的采访结束时,周老说下午还有一位沈阳京剧院的演员要来学戏,节日期间的访客总要比平日多些,但周老乐此不疲。周老还执意送记者下楼,并拉着记者的手,用东北人特有的热情相约下次再来串门。

图片 3

唐韵笙:生于1903年12月28日,卒于1971年3月13日,著名的爱国艺术家,抗日战争时期因演出影射日寇的《后羿射日》而身陷囹圄。建国后曾任沈阳京剧院副院长,先后主演过《云罗山》《郑成功》《詹天佑》等新编历史剧。

他饰《铁笼山》姜维,扮相威武,气势雄壮,“起霸”、“观星”,腰腿功夫极佳,一派儒将风度,、《八声甘州》唱得响遏行云,气韵不凡。老生戏有《摘星褛》、《追韩信》、《闹朝扑犬《、《徐策跑城》等。尤其是《未央宫》之韩信,大段唱词多达108句,他一气呵成,声音嘹亮,感情充沛。另外,他还演架子花脸应工的《红逼宫》的司马师、铜锤花睑应工的《铡美案》的包公。老旦应工的《目莲救母》的刘青提也是一绝,在“抛杈”一场,他能接杈棒“锞子”,范儿起得高,落地无声,形如元宝。彩旦应工的《拾玉镯》的刘媒婆,下场之原板从末句起,手托长杆烟袋,旋转于手心,做出许多花样,随腔走三个圆场,尤为绝技。红生戏《古城会》、《屯土山》、《灞桥挑袍》等,演来又具一格。

唐韵笙聪明好学,博览群书,熟读《三国》、《列国》、《东西汉》等演义。历史京剧《二马乘舟》、《好鹤失政》、《六国封相》、《驱车战将》等,均为他自编自演。梨园界素称他“才子”。与周信芳、马连良并列,被称为“南麒,北马,关东唐”。

汪庆元,唐韵笙再传弟子,上世纪70年代拜李刚毅、王玉海为师,成为沈阳京剧院目前能够较多演出唐派剧目的演员,如《古城会》、《走麦城》等剧目,并录制了《华容道》等的音配像。

图片 4

唐派艺术的主要传承人有:

二、学艺之路

四、麒马并列

邵麟童,1954年拜唐韵笙为师,成为苏州市京剧团著名老生演员。唐登年,唐韵笙之子,自幼学戏,曾演出唐派剧目《华容道》等。

图片 5

汪玉麟,沈阳京剧院著名文武老生演员,1960年拜唐韵笙为师,曾演出唐派剧目《古城会》等。

赵万鹏,唐韵笙妻侄,曾获唐韵笙的传授,演出《古城会》、《华容道》、《截江夺斗》、《驱车战将》等剧目,曾任天津京剧院导演。

今天,请大家欣赏一段由唐韵笙灌制的京剧《刀劈三关》选段-耳边厢又听得人马喧哗,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三、艺术成就

徐荣奎、张海涛,为唐山市京剧团著名演员,代表作有《节振国》等。

他工文武老生。福建人。原姓石,幼年流落街头,被河北梆子演员金钢钻的琴师唐景云收为义子,遂入天津“小网春”科班学艺,取名唐韵笙。唐韵笙多才多艺,功底磁实,嗓子好,文武兼备,昆乱皆精,戏路宽,能戏多。30岁左右便在东北名声大噪,曾博得“关外麒麟童”的称号。他的武生戏有《甘兴霸白骑劫魏营》、《长坂坡》、《艳阳楼》、《金钱豹》等。

一、简要介绍

五、主要传承

图片 6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