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术大师图赫尔要出手?法媒曝巴黎未来或变阵三中卫

图片 9

图片 1

利物浦与巴塞罗那在诺坎普的对决引人瞩目,新一轮关于“英超和西甲谁更强”的争论再次见诸于网络报端,引发了舆论的热议。不过,在巴塞罗那连续碾压英超球队之前,德甲与英超诸强的全面对垒才是整个欧冠淘汰赛阶段的最初基调。在多组英德决中,锋线建构模式差异对进攻效率的影响,成为了影响比赛最终走势的决定性因素,这种趋势对足坛新一轮战术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向性意义。

图片 2

在多特蒙德时期,巴黎现任主教练图赫尔就被各方公认为出色的战术大师,实际上若不是因为大巴遭袭时间,图赫尔和他的多特蒙德很可能可以完成真正的复兴,可惜那次炸弹袭击案将一切都毁了,球员状态全无,图赫尔也在赛季结束后选择了离开多特蒙德,而在大巴黎这个广阔的平台,图赫尔又会如何展现他的能力呢?

图片 3

刚刚结束的2019赛季中超联赛,天津泰达队共打入43粒进球,是近10个赛季泰达队进球数最多的一次,锋线“阿森纳”外援组合包揽了其中的34粒进球。在泰达队进攻上几乎完全倚重锋线三名个人能力超强的外援时,排名泰达队内赛季射手榜第四位的球员并不是攻击线上边锋等位置球员,而是更多出现在防守型后腰位置上的郑凯木。

根据《巴黎人报》的消息,图赫尔很有可能会对球队进行调整以及变阵,在埃梅里手下,巴黎一直使用的都是433的阵型,不过由于3中卫的大行其道,图赫尔对这个打法也展现了自己的兴趣,在新的赛季,金庞贝、马尔基尼奥斯和蒂亚戈席尔瓦很有可能成为球队的首发三中卫人选。

【英德决,前锋团战赚人眼球】

郑凯木出自“根宝足球基地”青训体系,职业生涯辗转效力过武汉光谷、上海东亚、上海申花、石家庄永昌以及贵州恒丰等多家俱乐部。在2019赛季初,郑凯木被泰达队老帅施蒂利克相中,并在转会市场上击败众多竞争对手后成功签下。经过一个赛季的磨合,郑凯木已经成为泰达队中场绝对主力,即将进入28岁的黄金年龄,未来必将是泰达队中场的中坚力量。

而在中场以及锋线的改造上,图赫尔将会将内马尔移往中路,让其出任影子前锋的角色,而在他身前将会是采用双中锋,姆巴佩将与卡瓦尼搭档,这样的话三名极具冲击力的锋线大将都会集中在中路,而边路将会交给两名边翼卫。

以2012/13赛季德甲双雄会师欧冠决赛为分水岭,德甲与英超之间的力量对比不断发生着倾斜,昔日被《图片报》冠以“世界冠军联赛”美誉的德甲逐渐沦为了英超诸强的供货商。德甲曾在瓜迪奥拉执教期间进阶为足坛战术的“讲武堂”,但随着大陆名帅和球星的涌入,英超已经占据了战术潮流的制高点,“名帅锦标赛”带来的激烈竞争大大缩短了战术知识更新的周期,各支球队都在持续不懈地丰富着自己的武备库。

郑凯木具备“攻守兼备”的现代中场技战术特点:

对于兵多将广的大巴黎来说,这样的打法无疑会让对手感受到更加庞大的压力,无论是内马尔姆巴佩卡瓦尼三叉戟在前场中路的穿插,还是两边翼位套上后的边路进攻,都不是少数人手可以应付的,更不用说中路还会有虎视眈眈的维拉蒂等人随时后插上了。不过这个阵型对于后腰以及边翼卫的要求可能会比较高,巴黎可能需要补进一名专职防守的后腰以及一名左边翼位才可以让这个阵型真正完美运转起来,不过无论如何,大巴黎在法甲的统治力都是无以伦比的,图赫尔有充足的空间以及时间去完善他的战术,而欧冠赛场,才是他真正证明自己的舞台。

图片 4

郑凯木在加盟泰达队后的处子秀中便吃到两张黄牌被罚下场,之后又在主场与上海上港队比赛中由于动作过大吃到红牌。开局的不顺并没有击倒郑凯木,在依然得到主教练的充分信任下,渡过适应期之后,郑凯木逐渐在泰达队中场找到了自己的节奏,融入了球队的技战术打法。尽管郑凯木赛季4粒进球的进球数据谈不上亮眼,但已经是泰达阵中赛季进球最多的国内球员。如果考虑到郑凯木的场上位置和德国老帅施蒂利克在技战术中对中场球员接近“严苛”的战术纪律的约束,在新球队首个赛季,这样的进球数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郑凯木作为主打后腰位置的球员,在技战术风格上并不是人们传统思维中的纯防守类型球员。在打入的4粒进球中有2粒来自定位球战术门前抢点,另外两粒则分别来自在中场中路与队友配合,利用后插上进入禁区内射门;以及由守转攻中边路传中时,从中路后排插上门前抢点这两种方式。

登录足球即时比分网,足球比分直播跟踪比赛动态,海量足球分析、精准足球预测一网打尽!

从德甲到英超,瓜迪奥拉与克洛普的对决推动着战术的发展。

与泰达阵中后腰位置上的其他球员买提江或郭皓相比,郑凯木凭借1米86的身高和对高空球出色的落点判断能力,在防守中具备更强的高空球第一落点争顶能力。同时,在传接球节奏和时机的掌握上,郑凯木很注意避免不必要的控球,更多时候会在接球前首先观察场上本方以及对方球员的具体站位,接球之前会选择更为合理的接球区域,并提前规划出接球后下一步的传球线路,从而使得自己在比赛中在传控节奏以及出球线路上比较合理。在球队进攻时,利用中锋瓦格纳“支点”作用下强大的第一落点控制力,郑凯木习惯于利用自己合理的“无球跑位”适时的后排插上,在一定程度协助了锋线3名外援,为球队在攻击线“第二落点”的利用上提供了补充作用。

声明:本文由入驻作者编辑撰写,除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平台立场,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和其它问题,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即时修改或删除。

在控球战术进入瓶颈期、前锋影响力回归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球队在建队时优先打造锋线,试图靠着进攻和控球来缓解后防压力,用压迫式反抢来取代较为繁琐的地面渗透,三前锋战术开始成为各支球队的标配。为了适应整体战术的需求,英超球队在搭建“三前锋”时多选择风格趋同、能力均衡的多面手,他们的活动区域很大且高度重合,来自德甲的多特蒙德和法兰克福也采取了相似的建队思路,反而是德甲班霸拜仁慕尼黑还在坚持老派的大陆化模式。

现代足球发展潮流下的技战术思路对中场球员的要求在悄然转变

图片 5

伴随足球职业化进程不断前进,现代足球技战术发展日新月异。计算机和信息化等高科技手段在足球领域的应用发挥着越来越关键的作用。现代足球技战术对体能、无球跑位和场上所有位置攻守两方面综合要求都越来越高。在中场方面,高水平联赛中对所谓的“古典型前腰”和“扫荡型后腰”的概念已经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目前广泛流行的,对中场中路球员在传统意义上攻守两方面的分工愈发模糊的“B2B中场”。与传统的场上以攻守来区分职责相比,现代足球发展趋势更注重场上位置区域上的划分,即每个位置球员需要在各自区域内兼顾攻守两方面任务。某个位置可以完全不参与进攻或防守的情况越来越少,这使得足球比赛的节奏不断加快,对各个位置上球员在位置感和攻守两方面能力的综合要求也更加全面。现代足球发展的趋势是减少无谓的控球和盘带,更重视团队传接球配合的时机,以及无球跑位的合理有效。利用团队的配合在整体阵型移动过程中寻求对方防线破绽的方式,来取代利用个人脚下控球突破对手防线的方式。

欧冠两回合对决,拜仁和利物浦的三前锋组合打法差异明显。

以2019赛季中超联赛冠军广州恒大队为例,恒大队不仅以68粒进球成为联赛攻击火力最强的球队,同时24粒失球也是联赛中丢球最少的球队。在射手榜上后腰位置球员保利尼奥以19粒进球位于中超联赛射手榜第二位,也成为恒大队内最佳射手。保利尼奥骄人的数据不仅得益于自身超强的个人能力以及恒大队足以冠绝中超的人员配置,更在于恒大队在技战术体系上处于联赛中领先地位。恒大队在进攻中并非仅仅通过球员个人能力寻求对对手防线的单点突破来击垮对方,而是通过更为合理的控球与团队的无球跑位配合来撕开对手防线。

【1.拜仁VS利物浦:罗贝里时代终结,红箭三侠领风骚】

从保利尼奥进球数据方式的分布来看,保利尼奥的19粒进球中有9粒来自球队边路进攻时从后排上进入禁区门前抢点,6粒来自球队中场控球时后排插上打对方身后。这两项由无球跑位作为核心进攻思路的进攻方式,占保利尼奥总进球数的近8成,可以充分体现出保利尼奥在场上阅读比赛和无球跑位的能力在与恒大队整体技战术思路进行了完美的结合。保利尼奥之所以强大,并非人们对中场球员传统印象里所关注的较强的控球和盘带能力。保利尼奥作为现代足球技战术中优秀中场中路球员,在场上位置并不拘泥于“前腰”或“后腰”,在比赛中更不过多将球控制在自己脚下。保利尼奥和许多当今世界足坛优秀中场中路球员,他们在“无球状态”下对球队整体的作用甚至要远远大于“有球状态”,防守中中场中路球员在保护本方后卫线时,不仅局限与在与对方中场控球球员在一对一中时进行对位拦截,在踢法越来越简洁的情况下,更需要的是提前对对方进攻传球线路和中场球员进行的后排插上或横向移动等无球跑位进行预判;在进攻中则是通过无球跑位,在锋线球员牵扯下寻找可以对对手一击致命的关键区域。郑凯木和泰达队在个人和球队实力上都无法与广州恒大相提并论,但郑凯木在场上同样具备类似的相对全面的现代足球踢法特点,同时他也需要球队相对平衡和开放的整体技战术体系,才能更充分发挥自身特点。融入球队与受战术纪律限制制约并存,郑凯木可以帮助泰达实现战术升级吗?

拜仁慕尼黑在科瓦奇任内加快了年轻化进程,球队依然保持着注重边路进攻的传统,即两名擅长突击的边锋与助攻能力较强的边后卫形成叠瓦式连线,为中锋莱万多夫斯基创造机会。科曼&格纳布里组合展现出了很好的技术互补性,但他们的实力似乎还没达到接班罗贝里组合的水平。马内、萨拉赫和菲尔米诺等人在加盟利物浦时也不算一线球星,但克洛普打造的中路三前锋体系促进了他们之间的化学反应,三人之间合体作战的威力异常强大。随着马内放弃10号打法而更多出现在阵型顶端,利物浦完成了新一轮的进攻强弱侧调整,球队依靠4312阵型保持着双线进击的姿态。

郑凯木在为泰达队效力的第一个赛季中,已经在球队中场站稳脚跟。然而在技战术层面,不断融入球队和在一定程度上个人发挥受到球队战术纪律的制约,这两个方面是郑凯木所同时面对的。泰达队德国籍主教练施蒂利克在技战术打法特点上,让人想起前山东鲁能队的德籍主帅马加特。虽然并不像马加特以魔鬼般严酷的体能训练闻名世界那样,但与马加特等德国老派教练相似,他们都深受德国国家队90年代技战术风格的影响,在打法上更加强调从边路发起进攻,对中场中路球员战术纪律要求近于“苛刻”,在用人和技战术方面,在中场中路缺乏创造力,更强调中场中路的“硬度”和“低失误率”。

图片 6

在2019赛季的球队数据统计中,泰达队在“丢失球权”数据上以190次位列中超榜最后一名,是联赛中在比赛控球过程中“丢失球权”最少的球队。这无疑得益于泰达队在打法上更多地将发起进攻的控球点放在两个边路,以及对中场中路“低控球率”和“低失误率”的追求上。但事物总有两面性,较低的失误率的另一面则是中场中路创造力的缺失和对具备更全面能力球员发挥的限制。

格纳布里的打法与罗本差别很大,但拜仁的锋线依然处于各司其职的割裂状态。

泰达队本赛季以4231阵型的“4后卫”体系作为主打,在少数比赛中变阵4141阵型,赛季尾声阶段的部分比赛曾变阵343阵型对“3中卫”体系进行尝试。郑凯木在场上位置主打4231或343阵型中双后腰配置中靠右的位置,以及在4141阵型中,位于拖后后腰身前的两名中前卫中靠右的位置。在这三种不同阵型下,当处于343或4141阵型下时,郑凯木在中场中路靠右的位置相对4231阵型中的位置,会拥有相对较高的自由度。在无球跑位上被主教练允许进行更多的后排插上等无球跑位行为,而在4231打法下被允许的纵向活动范围则相对较小。我们看到,郑凯木两粒运动战进球均是通过后排插上方式所取得,进球的这两场比赛泰达队恰好分别选用的是4141和433这两种阵型。在身后拥有拖后后腰郭皓或3中卫的这两场比赛中,郑凯木在中场位置相对可以更加靠前,纵向无球跑位的自由度相对更高。而在泰达队大多数选择4231阵型的比赛中,施蒂利克“严苛”的中场战术纪律则让郑凯木后插上等无球跑位意识难以施展。

在熬过了一个相对沉闷的首回合后,拜仁与利物浦在次回合较量中展开了对攻。既能合力完成压迫和抢断,也可能在球权转换阶段迅速形成楔形攻势穿透对手的防区,利物浦的三叉戟在中路的高频互动能够形成了强大的冲击力,若非萨拉赫一度沉溺于个人单打,红军甚至有希望以更大比分的胜利结束这轮系列赛。

在与主场与北京国安队比赛中,郑凯木一次后排插上门前抢点险些破门,但场边的施蒂利克却似乎对郑凯木这次“违反战术纪律”的行为并不赞许,连忙催促郑凯木回到自己的位置

图片 7

泰达队在新赛季需要在中场中路进行战术和人员升级来提高球队整体技战术层次,充分发挥现有球员技战术特点。如果中场中路存在一名具备较强组织能力的外援,郑凯木在其身边则恰好可以发挥无球状态下的策应能力以及纵向攻守两端的无球跑位特点。2020赛季施蒂利克将继续执掌泰达队教鞭,留下外援中卫巴斯蒂安是施蒂利克与泰达俱乐部续约的条件之一。这就意味着除非来年中超联赛恢复亚洲外援政策,否则泰达将不会在中场位置补充外援。以施蒂利克的固执,主动对球队中场中路进行技战术升级的概率较小,恐怕依然会坚持从两个边路发动进攻,中路仍然减少控球追求硬度和低失误率。那么泰达队新赛季的技战术在思路上也很难出现本质变化。因此,泰达队依然会面临进攻套路单调等老问题。在漫长的联赛中,如果锋线“阿森纳”组合出现伤病或其他情况无法同时出场,泰达在战术调整方面余地较小。当泰达遇到困难时,郑凯木在中场的“无球跑位”能力,不知能否成为隐藏在泰达阵容中,可以在一些关键时刻帮助球队在战术上提供更多可能的威胁点。

克洛普引进纳比-凯塔的初衷,就是希望延续快速通过中场将皮球交到三叉戟脚下的思路。

图片 8

图片 9

对阵拜仁,利物浦的阵型在运转中接近4312,三叉戟在中路形成高频互动,边路通道属于边后卫。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