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这是李保国老师生前指导我们种的桃,河北梆子剧院创作的现代戏《李保国》在石家庄公演



仰视精神海拔——河北梆子《李保国》的现实意义及艺术感召力

时间:2017年05月0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万素

新葡萄京官网 1

河北梆子现代戏《李保国》中,邱瑞德饰李保国,许荷英饰郭素萍 相春霞 摄

  太行石壁呼啸,燕赵大地悲歌,2017年4月9日是李保国同志逝世一周年忌日。习近平总书记曾盛赞他“堪称新时期共产党人的楷模,知识分子的优秀代表,太行山上的新愚公”,倡导广大共产党员、干部和教育科技工作者们都要向他学习“自觉为人民服务,为人民造福,努力做出无愧于时代的业绩!”日前,在河北省委宣传部直接关怀下,河北梆子剧院创作的现代戏《李保国》在石家庄公演。

  “那是谁的身影,脚步匆匆。他在太行山里走了一生。那是一片片贫瘠的土地,他用知识绘成风景……”这首饱含深情的主题曲,伴随剧情跌宕起伏回荡在剧场上空,台上台下情感交融,观众与演职员共同沉浸在仪式般凝重的氛围中,再次接受当代英模的精神洗礼和感召。剧作家孙德民遵照艺术创作规律,细致入微地体察李保国的情感意志,深入开掘出人物强大的内心世界、独特的气质秉性与伟岸人格。演出令人潸然泪下,鲜活的艺术形象跃上河北梆子舞台。

  >> 李保国的所作所为“最接地气”

  李保国生前是河北农业大学教授。他以科技富民为己任,35年扎根太行山区,生命足迹踏遍太行山脉的沟沟坎坎、羊肠险径和乱石荒坡。这部剧作的文本结构以李保国入住邢台岗底村为切入点。第一场,课题组初到岗底,满山满坡片麻岩映入眼帘,生态环境相当恶劣。他们没有退缩,而是认真记录、分析数据,从土壤、气候、水利条件到市场需求,多方面细致考察寻求破解之道。“这里的气候、光照适宜种植优质苹果”。一个十分乐观的结论,给岗底人带来希望的曙光。背负着全村人脱贫致富的美好愿望,李保国领着村民们同心协力说干就干。他们胼手胝足战天斗地,劈荆斩棘移石筑坝,聚土聚水开山造地。扫除小农经济的零散与落后,岗底村建成100亩高标准水平梯田,种上了一片绿油油的苹果苗,把脱贫的希望种在村民的心头上。舞美设计者调动起大屏幕LED表现手段,百亩苹果园长势良好的可喜景象映射在大屏幕上,增强了舞台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感染力,观众体味到当代新农民改天换地艰辛劳动的价值,更憧憬着现代科技造福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片壮阔前景。

  这部剧作的现实意义非同小可。李保国带领乡亲们在太行山开辟出10万亩苹果生产基地、百里核桃产业带、万亩现代农业科技产业园,推广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技术、优质无公害草果栽培技术、绿色核桃配套栽培技术等,为山区建设带来巨大经济效益。他在绿岭成功引进种植良种薄皮核桃,创造出树苗培育种植、果实深加工、市场营销及生态旅游一体化的产业扶贫新模式赢得口碑,慕名者接踵而至。李保国胸有朝阳,志向宏大,信念执着,气势夺人。他设想把这一套产业扶贫模式推广到整个太行山,让星星之火燃成燎原之势,让更多农民走上共同富裕的康庄大道。有谁知道他胸中还装有多少愿景蓝图尚待描绘?30年前,李保国的科研思维就已逼近时代前沿,他的科研实践力求与国际接轨。他的农业产业扶贫模式具有前瞻性,紧跟中央提出精准扶贫的宏伟战略,为推动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作出了独特贡献。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李保国就是一个埋头苦干的实干家。他作为北方经济林专家、大学教授、博导,选取课题都能广泛应用于生产实践,都为了使群众受益。李保国领衔的课题组,每个选题都紧贴农村科技扶贫重大国策,每篇论文都事关国计民生。他足踏太行山,整天钻山沟,并非仅仅为科研实验获取一般数据或难点的突破,他是实实在在地带领农民去拔穷根。若用当下时髦的词汇说,李保国的所作所为“最接地气”。

  在前南峪,他一头扎进村,搞小流域水土养护综合治理待了十余年。他似乎将自己定位成农技服务站的普通技术员,没日没夜奔忙在普及推广农林科技的第一线。他认准哪里有需求就是号令,往往接到一个求助电话不问对方是否相识,他一准儿脚踩油门即刻奔赴现场亲临指导。

  李保国的人生是壮丽的人生,但并非全无遗憾。他和妻子郭素萍长年累月在深山沟里安营扎寨,为村民们引进最新农林科研成果,如幼果套袋、间苗整枝、革新灌溉设备等,他总是手把手地传授给迫切渴望知识的农民。他将面临中考的儿子东奇由保定中学下迁至就近的内丘县中学,让人匪夷所思。众所周知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他难道不明白?别人家望子成龙钻头觅缝把孩子送进师资优势的名校,或为子女择校不惜重金租住学区房,李保国夫妇忙碌中全然无暇顾及。大学教授自家儿子竟无缘上大学?他们对小东奇受教育问题的忽略,最终酿成全家人的遗憾。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国之大业吹响了集结号,家国与个体孰轻孰重?只能选择顾大家舍小家。这对夫妇既顾不上儿子的学业,也顾不上孩子对亲情的渴望。

  >>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

新葡萄京官网,  第三场,父母与儿子交心的细节编织颇具匠心。小东奇被转入内丘中学,虽近在咫尺,仍然整日不见父母的面。思念亲情心切的小东奇竟想出打架的“招数”,惊动校长和村支书才与父母见到面。“爸,妈,你们真的很崇高啊!”难得见面,小东奇实在按捺忍不住满腹委屈,抱怨嘲讽和着泪水倾泻而出:“我真羡慕你们的学生,羡慕那些农民,甚至我还羡慕那些果树,你们把温暖、呵护都给了他们……”孩子的话似重锤撞击着父母的心,也猛烈撞击着观众的心。

  正值成长年龄的东奇呀,你心里有多少委屈要哭诉?有多少遗憾期盼心理补偿?你的父母亏欠你真的是太多太多!创作者精心构思布局的尴尬情境,让人顿生锥心之痛。这里的反衬更是烘托,创作者并非谴责为人父母失职,年幼之子亲情缺失的侧写,传达出对高尚人品的景仰。音乐家设计出双亲表达歉疚的整套唱腔情感浓烈,凭借河北梆子音调忽而奔放激昂忽而委婉细腻,表演艺术家以声情并茂的演唱、如泣如诉的念白传递出来,合力建构出戏剧舞台上诗情流淌的审美张力,让现场观众耳热心酸无不动容。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长期透支健康的李保国年仅58岁就倒下了。他何尝不知健康对生命有多重要?为追赶果木种植栽培季节,他心忧百姓何以放得下?又怎能安心住院治疗?他硬是以牺牲个人健康付出代价,以牺牲自身性命去成全别人,去满足千千万万农民脱贫致富的热切期盼。35年扎根太行山一万两千多个日日夜夜,他常常“山当餐桌地当炕,躺在地上啃干粮”,生活极度不规律已成常态化。他患上了重度糖尿病、疲劳性冠心病,血管狭窄到做支架都没有可能。得知他病情的村民们不无悲伤地说:“李教授这一身病都是活活累出来的呀”!

  “绿叶当报根”,年幼时奶奶曾经的嘱托他怎敢忘怀?童年受苦受穷的苦难记忆、“逢灾年草根树皮和着泪水吞”的锥心之痛,他终生难忘。由一个幼年失怙靠乡亲们拉扯大的农村苦孩子,成长为一名大学教授,他打心眼里感恩党和人民对他的培养。如今他学有所成,自身生存状态有了改观,却见不得乡亲们依然在吃苦受穷。他全心全意扶贫攻坚,致力于山地生态建设,致力于科技兴农国之大业,一切都是实实在在地回报社会。他的精神原动力不仅出于一颗感恩的心,出于知识分子本能的家国情怀和担当精神,出于党和人民的儿子报效国家的赤子之心,出于优秀共产党员的坚定信仰和无限忠诚,更出于真正的共产党员不忘初心的使命感。

  >> “老百姓需要什么,我就研究什么”

  现实生活中的李保国敏于行讷于言,没留下什么豪言壮语。“把李保国变成农民,把农民变成李保国”“脱贫为科研出题,科研为脱贫解难”“老百姓需要什么,我就研究什么”,这些就是他最质朴的心声。李保国教书先育人,“考进这所农业大学,不就是为了改变家乡贫穷,改变家乡落后吗?”“大论文就是一幅太行画卷,好论文就应该写在农民心里边”“把论文写在大地上,把论文写在这雄伟壮丽、巍峨多姿、美丽富饶太行山”是他的美好愿景。“让教授、科技工作者懂得农民,贴近农民,让农民成为有知识、懂科技的专家”,孙德民站在改革开放伟大时代的制高点,赋予剧中人李保国这些激情澎湃的话语时代精神,铺展开李保国心中理想的瑰丽画卷,是对他人格魅力和精神境界的一种升华。

  李保国生前承担了不少国家和省级科研课题,已取得28项研究成果,其中获省部级以上奖励18项。在他有生之年出版专著5部,发表论文100余篇,主持编写了《北方经济林栽培学总论》等9部大学教材。他亲力亲为研发的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技术,太行山片麻岩山地综合开发治理技术,以及富岗优质苹果、绿岭薄皮核桃的开发培植等科研成果,无不浸透了他的心血和汗水。“素萍,这辈子我就是想干点儿事,干成点儿事,干成点儿对老百姓有益的事儿”“是党和人民成就了我”“咱就掌握这点知识,你说该不该报效他们?”剧中,李保国夫妻间这番推心置腹的话语感人至深!他就是这样一个真诚的人,一个忘我的人,一个“大写”的人。李保国吐露心声:“应该感谢太行山的乡亲们,是你们给了我太行山这个舞台。”剧作中,这些经典台词的确是他掏心窝子的话,艺术家们向观众敞开了他坦白的襟怀,展开了他深沉的内心世界。

  除夕夜,夫妇二人相对无言,两碗方便面凑合过大年,这场戏尤其感人至深。李保国夫妇风尘仆仆驱车数十公里由太行山赶回城里家中,什么年货都来不及准备,屋里凉炕凉灶的吃食全无。这时,屋外邻家除旧迎新的爆竹声已噼噼啪啪地燃放起来,学生们向老师拜年的电话也已接踵而至。他们这才发现原来记错了日子。宛如影视剧镜头语言的大特写:这对伉俪数十年夫唱妇随,相濡以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情笃意深,全都浸泡在两碗方便面中。剧作家对生活细节的精心提炼和巧妙编织,不经意间撞击观众心扉,让人心痛鼻酸眼泪夺眶而出。

  >>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

  李保国时刻牵挂着革命老区的英雄后代,豁出命来为太行山区农民趟出一条致富路。太行山麓前南峪、岗底、绿岭、葫芦峪的村民们,先后受惠于李保国引进推广的农业科技知识,终于战胜了贫穷的命运,乡亲们无法表达感激之情。第七场,导演铺排出群众送行的大场面非常感人。丰收时节,闻听李教授就要离村,乡亲们纷纷赶来,自发送来了又大又红的苹果、黄澄澄的小米和个儿大味道甜的白薯等农副产品,想让他品尝分享丰收的喜悦,被他一一婉言谢绝。村里办的公司要送他干股,他也坚决拒收。舞台上的李保国坚定地说:“我要是为了挣钱,就不来太行山了”,多么掷地有声!乡亲们亲昵地称他“农民教授”“科技财神”,在这看似极其平常的称谓后面,蕴含着多么深厚的情义呀!

  这部剧作起点高,富于艺术感召力。孙德民将英模人物置身特定戏剧情境中,让舞台角色绽放出比生活原型更高、更集中、更典型的亮色。发挥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优势,写人、写心、写情,直指人心;父子情、夫妻情、乡亲情,情满太行。

  打破新闻报道和戏剧的边界,在叙事中着力揭示人物内心,让宣传报告升华为优秀的艺术作品,是主创团队共同的审美理想和艺术追求。河北梆子剧院的演员阵容强大实力雄厚,舞台上角色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那般生动鲜活,富有丰沛的艺术感染力。尤其是邱瑞德、许荷英饰演李保国夫妇,吴桂云饰演华子奶奶,三朵“梅花”同台,透过唱念做舞尽情挥洒、出神入化的表演,将不同人物的个性情感揭示得惟妙惟肖,观众渐入审美佳境。我们期待随着各地巡演场次的递增,表演者对角色有更深刻的体验,表演更富于生活质感,舞台风格更加灵动,艺术表现力更加提升,成为一部优秀保留剧目。

  “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现实生活中的人虽有物质和精神的双重需求,而追逐物质享乐忽略灵魂建构的人只是行尸走肉。革命战争年代的白求恩、张思德,和平年代的雷锋、焦裕禄等树立起一座座精神丰碑,激励着一代代人奋发向上,我们记忆犹新。然而曾几何时,“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品质哪里去了?市场经济浪潮对人们灵魂的剧烈冲刷,财富标志成功的价值误导之下,尽管现实生活中道德高标世风日下,无私奉献的价值观念渐行渐远,类似的“道德神话”缺失,但你应该确信:时代楷模李保国就活在当下!

12月18日,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在北京举行。100名个人获“改革先锋”称号,接受党和国家的表彰。河北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保国名列其中。

大会两个月前,石家庄第三届旅游发展促进大会在河北省平山县召开,下峪村农民曲会欣的中华寿桃展位上,立着一个牌子:这是李保国老师生前指导我们种的桃,今年又丰收了,请贵宾品尝。“我们种的桃是李老师指导的,最近几年核桃也挂了果,真希望李老师能够再看一眼他的农民学生,再看一眼满山的核桃树。”曲会欣一时哽咽。

2016年4月10日,李保国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下峪村是他生前建的最后一个基地,这样的基地在河北省有上百个。

李保国去世后,上百个李保国扶贫志愿服务队活跃在林业生产一线,继续着他未竟的事业。

太行山上蹲出的成绩

2018年4月10日,博野县冯村乡王各庄村的广播中响起了村主任的声音:“今天是李保国老师的两周年忌日,大家伙儿别忘了李老师,村里防火不让烧纸,老乡们用自己的法子纪念一下李老师吧。”

王各庄村是李保国在河北农大任助理讲师时第一个下乡蹲点的地方。1981年,李保国从当时的河北林业专科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认准了要补基层这一课。他来到王各庄村,帮助建设蚕桑基地,白天和村民一起劳动,晚上思考基地建设方案,3年建成300亩良种桑园。村里不通电,每天要点柴油灯,自己烧柴禾做饭,李保国曾笑言:“我长得黑,就是那时熏出来的。”

李保国蹲守的第二个点是邢台县前南峪村,一蹲就是13年。除了每1-2个月回学校汇报一次工作,李保国其他时间几乎都住在村里,白天骑着自行车走村串地,晚上和果农座谈,发现问题就地解决。

历经8年摸索,李保国研究出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技术,使试验园的板栗亩产达到600公斤。1995年,技术成果获得河北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

李保国第三个蹲守的点是内丘县岗底村,也就是后来最为出名的“富岗山庄”。1996年-2003年,他长年吃住在村里,白天钻果园指导生产,晚上整宿盯黑光灯观测虫情、研究解决方案。他研究出了苹果乔砧矮化密植栽培新树形——改良纺锤形,制定了富岗苹果生产的128道工序,解决了农药、化肥等对苹果果实的污染问题,实现了苹果优质无公害标准化生产,创造了著名品牌“富岗苹果”。

针对太行山片麻岩山地旱薄蚀的特点,李保国经过上千次爆破比较实验,建立了以聚集径流、聚集土壤为核心的河北山地造林爆破整地技术。实验过程中,多次出现哑炮、拖炮,李保国曾被拖炮的碎石埋住。这项技术使太行山干旱山地造林成活率提高到96%,生长量提高76%。

穷山区里跑出的信誉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李保国的课堂既在河北农业大学的教室里,也在太行山的山水中。

李保国与妻子郭素萍是大学同学,1981年结婚,共同生活了35年。他们以太行山为中心,几乎走遍了河北的山山水水。郭素萍常说,他们有3个家:一个在农大,一个在太行山中,一个在车里。“几个馒头一壶水,山当餐桌地当炕,对于我们是家常便饭。”

1989年-2003年,李保国在沙河市蝉房乡推广板栗集约栽培技术,讲课、现场示范、入户辅导70余次,不光不收讲课费、咨询费,连路费都要自己往里搭。

2004年刚开春,李保国赶着春剪时节在绿岭公司附近的村子搞培训,结束时已经快到中午12点。一个叫张爱增的农民找到李保国,“李教授,我家有十几亩果树,您能抽时间给我去看看不?”“走,马上去。”李保国立刻上了张爱增的农用车,在泥泞路开了一个多小时来到十几里外的果树地,指导结束滴水未沾又赶回基地。“我的时间是时间,农民的时间更是时间,我不能让兄弟们等我。”李保国说。

“作为一名大学教授,他为什么一年200多天扎在山里?因为他始终坚持生产为科研出题、科研为生产解难的理念。”李保国的助手齐国辉说,“保国老师常说,‘百姓需要什么,我就研究什么’。”有一件事始终令齐国辉印象深刻:2013年4月18日前后,正值果树盛花期,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内丘和临城等地温度直降到零下5摄氏度。在保定正上课的李保国意识到情况危急,立刻通过电话指导农民摇树除雪、熏烟防霜、霜后及时补充营养,绿岭公司也组织人员上山帮助善后。李保国几乎彻夜未眠,天刚亮就开车前往绿岭、岗底。“他一来,所有人心里都踏实了。”齐国辉说。

30多年来,李保国每年200天以上奔波在山区农村第一线,在武安、涉县、沙河、邢台县、平山、涞源、涞水、涿鹿、宽城、承德、遵化、迁安、迁西、抚宁多地推广优质核桃30万亩以上,培育了邢台县前南峪村、内丘县岗底村、临城县绿岭果业有限公司、沙河市康源农林生态开发公司、武安市晶品果业公司、平山县南甸乡盖家疃核桃基地、涞源县花园村、承德县岭沟村、宽城县西岔沟村等多处山区开发典型。28项课题都是源于生产实际,推广的36项技术都是实用技术,被太行山区的农民尊为“太行财神”。

跟踪服务创出的技术

从一家小小的民营企业到国内著名的集薄皮核桃品种繁育、种植、技术研发、深加工和销售于一体的全产业链现代化大型企业,绿岭公司的发展凝聚着李保国17年的心血。

1999年,公司开始筹建,李保国来到公司所在地临城,从发展方向、土地治理、果树管理、新品种培育、产品加工、经营策略等各方面给予跟踪指导和帮助,并为公司命名“绿岭”。

17年间,李保国走遍了绿岭核桃种植基地,创造了荒山综合治理模式和核桃矮化密植技术,实现了壮枝挂果、连年稳产,推行的绿岭薄皮核桃矮化密植栽培技术被认定为国内首创,探索出的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薄皮核桃省力化栽培技术,实现了规模化生产、产业化运营。

17个年头,5000多个日夜,李保国把绿岭当作研发基地,为“绿岭”命名、树名、扬名,让绿岭走出太行、享誉世界,让小小的核桃披上产业的外衣,步入深加工的殿堂,却始终不拿公司一分福利、不取公司一厘报酬。

他身后有千百个李保国

2016年4月17日,河北省林业厅党组书记周金中提出:省林业厅要成立10个“学习李保国林果技术专业服务队”,下沉到基层的林果村和田间地头抓好春季果树生产。

2016年7月13日,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7名老师、30名学生在假期正式入驻临城县鸡亮村开展为期1个月的定点帮扶。学校在全省第一个成立了李保国扶贫志愿服务队,组建26支分队,对接帮扶全省105个贫困村,涵盖88个帮扶项目。

2017年1月18日,河北梆子剧院以李保国为原型创排的河北梆子现代戏《李保国》在石家庄首演。6月10日-11日,河北梆子《李保国》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迄今,已在全国各地上演近百场。

2017年,绿岭公司组建了李保国技术扶贫服务队,现有30名成员,其中10人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展对口支援。

2018年6月2日,郭素萍和齐国辉分别来到迁西县大个核桃专业合作社和遵化市鑫增辉林果种植专业合作社调研。在李保国去世之后,他们先后被唐山市政府聘为林业首席专家。

2018年7月25日,河北电影制片厂根据李保国事迹改编的电影《李保国》上映。

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学习、纪念着他。

58岁的郭素萍没有被打倒。李保国逝世后,她只在家中待了不到20天,就回到了基层一线。岗底、前南峪、滦平、滦县,从太行深处到燕山脚下,她重新出现在乡亲们最需要的地方。

疾病和劳累夺走了李保国的生命,却带不走他的精神。在他身后,千百个李保国正活跃在太行山中。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